再次来到沛县,看到外婆生前的老房子,我泪水湿了双眸!

栏目:文化 来源:浙江健康网 时间:2019-11-02

文:董灿灿

前些日子,再次来到沛县訾洼,这个将我养大的小村庄,走过外婆家的老宅,尽管已经凋敝残垣, 满目苍夷,但那儿时的记忆,仍能忽现眼前,湿了双眸。

再次来到沛县,看到外婆生前的老房子,我泪水湿了双眸!

时光荏苒,转眼外婆离开我已经11年了。2007年,那年我高考,家里人告诉我外婆生病了,但没告诉我是什么病,我知道外婆不是感冒头疼的小病,但也从没往绝症上面想,外婆身体那么好,怎么可能会被病魔缠绕,直到高考结束后我在医院里看见已经瘦成皮包骨头的外婆,那一刻,我泪如雨下,心如刀绞。

我是留守儿童,从小在外婆家长大,那个小小的山村承载了我快乐的童年和懵懂的青春,外婆单薄的身子为我遮挡了雨雪风霜,给了我人世间最温暖的爱和阳光。

外婆很瘦,因为长期在大棚里忙活,慢慢的,腰变的越来越弯,印象中外婆总是弯着腰,地里、家里里里外外的忙活。外公身体不好,很多农活都只能靠外婆一个人做,很累,很艰难,那些年,生活很清贫,日子很辛苦,但她脸上总是挂着笑容,从未又过任何抱怨。

每天晚上看着外婆和太外婆在发黄的灯光下,为家人烧汤,家长里短的聊着,灶台里红红的火苗照在两张经历过岁月洗礼的面孔上,时不时的发出一阵欢笑声,那是我对温暖和幸福最真实的认知。

直到今天我最喜欢的依然是每天的傍晚时分,天慢慢褪去光亮,家家户户的灯一盏盏的亮起,外出工作的父母一一归来,在外读书的孩童放学回家,此时的家是最有温度的家,这时的人心是最柔软最放松的心,卸掉一天的疲惫,围坐在餐桌边,用食物温暖味蕾,用欢声笑语堆砌一点一滴的幸福。

再次来到沛县,看到外婆生前的老房子,我泪水湿了双眸!

初中毕业后,我跟随父母去了远方。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一次的分离,再见竟然是外婆的弥留之际,刚开始的日子,我几乎每天哭泣,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同学,甚至连父母都是陌生的,我发疯一样的想念外婆,躲在被子里哭,躲在教室里哭,在上学时哭,在课堂上悄悄的哭……每次通电话,我都和外婆一起抱着电话哭,那段时间是痛苦的,也是难熬的,外婆说,妮来,你好好读书,考上大学就回来了,我搁家等你!

高中三年,家里发生了很多事,我捧着和外婆的约定,坚持把书读完,高考后,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回家,妈妈告诉我外婆生病了,我心疼但并没有太担心,我高高兴兴的回来,没想到在徐州医院和外婆相见。

没过几天,小舅带着外婆办理了出院,医生说,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,让老人家在家好好享受一段时间吧。外婆很虚弱,每天只能吃流食,头发一把一把的掉,原本就单薄的身子,愈发的虚弱,但每天还是会坚持起来坐坐。

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外婆很高兴,用孱弱的声音向每一个来看他的人炫耀她外孙女考上了大学,我很庆幸在外婆最后的时光里,我没有给她失望,用我微薄的力量给她带来了些许快乐和希望。

再次来到沛县,看到外婆生前的老房子,我泪水湿了双眸!

没有人告诉外婆她生的是什么病,但在生命的末期,没有谁比当事人更能嗅到死亡的味道,外婆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那天下午拉着我说了很多,她让我回去看好家里和弟弟,让妈妈赶紧回来,她说太疼了,她怕她撑不下去…… 我掩面而泣,哭的不能自已,一周后,我踏上了返程的火车,我们都知道那一次分离是诀别!

外婆于2007年农历8月16去世,外婆走的那天我不知道,我每天打电话妈妈就骗我说外婆在睡觉,直到外婆入土以后,妈妈在电话里告诉我外婆走的很安静,我蹲在小卖部里号啕大哭,像个没人要的孩子。

我们常说要做一个善良的人,因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,直到外婆走的那天我第一次对这句话产生怀疑,上天有时候是不公平的,那些鸡汤文里说的,“一个人吃的苦和享的福都是有定数的“也是骗人的,生命是不受控制的,在病魔和死亡面前,所有的道理都不算数了。

外婆的一生都在奉献,为子女打算,为家里盘算,从来没有停下来让自己好好的歇一歇,哪怕癌症爆发的初期,外婆也只是以为自己发烧,每天打完点滴就去地里农忙。上天想带走你的时候,从来都不会问你是否愿意,那段时间,我千千万万次问老天,为什么这么不公平?妈妈说,老天看外婆这一生太累了,所以让她好好的歇一歇……

再次来到沛县,看到外婆生前的老房子,我泪水湿了双眸!

“姥姥,等我以后长大了,我给你买好看的衣服……”

“姥姥,等我以后长大了,我给你买好吃的果子……”

“姥姥,等我以后长大了,我接你去城里享福……”

“姥姥……”

姥姥,我长大了,您在那边还好吗?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