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飞驰人生》 :有了理想,中年男人不再需要婚外情

栏目:黑猫 来源:闽都网 时间:2019-10-31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   


韩寒刚火起来那阵,我正在读高中。我和几个好友都很羡慕这个比我们小一岁(这句暴露年龄的话,请自动略过)的小子——当我们在苦背牛顿三大定律、不知前途为何的时候,这小子已经功成名就;最重要的是,他已经退学,不用再去参加苦逼的高考。


那时候的韩寒还只是一个“少年作家”,没人会想到,他将来还会赛车和拍电影。


那时候的韩寒还是个刺头,留着艺术家一样的长发,对什么都不满,和什么都不妥协,讽刺一切调侃一切;没人会想到,二十年后,他拍出来一部《飞驰人生》。


《飞驰人生》和《像少年啊飞驰》虽然都有飞驰,飞驰的主角却从少年变成了中年。


而韩寒,也从当年那个意义风发的少年,逐步走在了中年油腻的路上。


他不再尖锐,不再愤怒,不再张狂,不再和人掐架,不再批判社会的种种弊端。


就连当年拿来自我标榜的退学,也被现在的他认为是“一件失败的事”,并以此告诫当下的年轻人:连读书的苦都吃不了,如何咽下生活的苦?


电影里驾考教练手里的茶杯,让我想起黑豹鼓手赵明义的保温杯——“当年铁汉一样的男人,如今端着保温杯向你走来”


没错,向你走来的,已经是中年韩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

 

80后的精神谱系里,始终藏着几部香港电影,韩寒也不例外。


《乘风破浪》出来的时候,很多人说它像梁朝伟和梁家辉主演的《新难兄难弟》;看《飞驰人生》的时候,我同样想起了一部香港电影——周润发主演的《阿郎的故事》。



同样的赛车手,同样的中年男人和儿子,同样想在赛场找回生命的意义和往日的荣光。


不同的是:《阿郎的故事》里的周润发,需要战胜赛场上的对手和生活中的情敌,赢回曾经伤害过的女人。


《飞驰人生》里的沈腾,需要战胜的主要是——自己。


韩寒的前两部电影,所谓的“金句”超越了剧情,成为最令大众津津乐道的热点:


“听过很多大道理,仍然过不好这一生。”


“喜欢就会放肆,但爱就是克制。”


“你世界都没有观过,哪里来的世界观。”


“都是小人物,说什么大话。”


韩寒是玩弄文字的高手,当年写的杂文,就连易中天、陈丹青、张鸣等大家也赞叹不已。


就像这几句台词,文字浅白却转折精妙,一下就击中了大众的痛点和软肋。


到了《飞驰人生》,你却很难找到类似的金句。这恰好体现了韩寒编剧和导演艺术的进步。毕竟,一部好的电影,需要的是好的剧情和人物,而不是脱离于剧情和人物之外的所谓金句。


《飞驰人生》里,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台词,是沈腾不给自己留刹车距离,全速冲向终点时说的一句话:我没有想赢,我只是不想输。


这句话,听起来平平无奇,可如果你把它和剧中的人物融合,给你的感受会很不一样。


就像小马哥在《英雄本色》里说的:我要争一口气,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,只是要证明我失去的东西,我一定要夺回来!


这两句话,都是一个风光过的男人在对世人——更重要的是对自己说:我不想创造新的辉煌,我只是不想失去昔日的荣光。


当属于你的时代即将过去,你为之奋斗半辈子的理想,只剩最后一次机会摆在你的面前,你是选择踩刹车还是轰油门?


向前冲,可能是万丈深渊;往后退,注定是此生无望。


只有经过岁月磨砺的中年人,才能真正理解这些台词背后的伤感与悲情。


也只有中年人,才能真正体会《飞驰人生》里沈腾为了得到参赛资格和赞助经费时的委屈求全,以及为了“不输”时的奋不顾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

 

没错,《飞驰人生》的主题是中年和理想。


中年是最尴尬的年龄。董桥说,中年是天不亮就睡不着的年龄;只会感慨不会感动的年龄;只有哀愁没有愤怒的年龄;是吻女人额头不是吻女人嘴唇的年龄。


突起的肚腩,让沈腾即便穿上得了五次冠军的赛车服,也被儿子嘲笑“像个送外卖的”。


再大的自尊,也掩盖不了被车行辞掉的叶经理,成为一个开电梯的“底层人员”时的无奈与没落。


除了用谎言来维护自己的面子,就只有夸张的对吼几句《光辉岁月》。歌声苍凉,打动的却只有自己。



把中年人和理想扯到一起,更是怎么看怎么像个笑话。


在我们的语境里,理想只属于少年;至于中年人,你们还是想想怎样才能“事业成功”吧。


理想和事业看似重叠,其实有着本质的不同。


事业是我相信我做的事一定会成功,所以我去做;理想是——哪怕我已经知道我做的事注定会失败,我依然义无反顾。


有人说,年轻的时候,人应该有两次奋不顾身:一次为理想,一次为爱情。


人到中年,多的却是对资源投入的精打细算,对毫厘得失的反复权衡;于是,爱情简化成欲望,理想蜕变成现实的得失算计。


前段时间吴秀波出轨,被无数人痛骂“渣男”。其实,对于很多中年男人来说,渣与不渣不是道德问题,而是条件问题——有条件的成为渣男,没条件的在成渣的路上;还有成本问题——成本合理,是你侬我侬的忘年恋,如果超出自己的精算成本,也就免不了翻脸无情。


说到底,很多男人奋斗的目的,不是为了女儿,而是为了女儿的——同龄人。


至于理想,更是不敢有——人生只有一次,余生已经不多,输了怎么办?


《飞驰人生》是一部没有女主角的电影。赛车手沈腾,没有结婚,儿子不是亲生的;除了前女友,没有女朋友。


他生活的重心只为实现理想:重回赛场,找回自我。


这显然不是无意的设置。


去年,吴秀波、刘强东等公众人物纷纷东窗事发,让公众把中年男人和出轨一词牢牢绑定。


中年男人容易出轨,因为他们拥有财富、掌握着话语权;因为他们的身体还有欲望——更因为他们的精神世界里,已经没有了理想,没有了可以点燃他们人生圣火的原料。


只有少数中年男人,还像《飞驰人生》里的沈腾一样,有一个从年少时一直深藏于骨血的理想。这个理想,让他们的人生永远充满激情与动力,永远充满幸福与意义之光。


这个理想,足以让他们飞起来,忽视肉身的沉重和欲念。


因为理想,所以飞驰;因为飞驰,所以人生。

 

 
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